Skip to main content

關于“食品安全中心 (CFS) ”虛假信息的澄清聲明: IMPOSSIBLE FOODS在安全性和透明度方面一貫表現出色

Impossible Foods首席傳播官Rachel Konrad

2021年2月8日,星期一

“食品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Food Safety ,簡稱CFS)是一家抵制基因工程技術的民間遊說組織,數年來一直散播謊言,試圖抹黑Impossible Foods公司。該組織已對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提起訴訟,並在其于2021年1月28日提交給法院的一份意見中聲稱Impossible Foods公司的産品不安全,且缺乏科學研究依據。

上述指控純屬荒謬。實際上,Impossible Foods的産品是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曆史上經曆過最嚴格檢測和安全性驗證的産品之一。證明其安全性的科學數據,均經過同行評審,向大衆透明公開,有專家證言支持,並且得到了全球各國監管機構的進一步驗證。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已多次認定Impossible Burger産品的關鍵成分是安全的。Impossible Foods全線産品都通過了嚴格的安全性檢測,其結果均符合甚至超過了美國聯邦政府的全部要求。實際上,我們遠遠超出了監管部門的相關要求:

Impossible Foods一直與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通力合作,與其共享了大量檢測數據以及商業計劃。FDA作為全美食品安全的守護者,是全球食品安全與保障的金標准。

FDA完全知悉Impossible Foods在美國及世界範圍內的快速發展。

無論是在既有市場,還是在計劃拓展的新市場中,Impossible Foods都積極與當地國家級食品安全部門積極合作。(除了美國FDA之外,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亞及新西蘭的國家食品安全部門均在其監管審批流程中獨立審核確認了大豆豆血紅蛋白的安全性。)

Impossible Foods産品完全符合甚至超過了全部食品安全法律法規的要求。在産品銷售的各個國家和地區均屬完全合法、合規。

大豆豆血紅蛋白:已通過全方位、無死角的檢測、驗證及批准

大豆豆血紅蛋白(soy leghemoglobin)是一種特殊成分,也是Impossible Burger得以擁有獨特肉質風味、令人垂涎欲滴的奧秘所在。大豆豆血紅蛋白是當代最廣為人知、科學研究最透徹的食品成分之一,有大量的安全檢測數據及其他相關資訊證明其安全性。相關數據高度透明,無論是FDA、食品安全專家還是普通公衆都可以公開查閱和分析。

早在2014年(遠早于Impossible Burger産品于2016年問世之前),由美國頂級食品安全專家組成的專家組,審查了大量檢測數據,並得出一致結論:大豆豆血紅蛋白是“公認安全的(GRAS)”。2017年12月,FDA將Impossible Foods的海量檢測數據于網上公布,方便科學界及全社會充分檢視及了解這一成分。

2018年7月,經過上述全面透徹、曠日持久、獨立公開的審查之後,FDA官方宣布對這一關鍵成分的安全性已不存在任何遺留的疑問。2019年7月,經過對海量安全性數據的再一次審核,FDA進一步批准大豆豆血紅蛋白作為色素添加劑使用。(美國聯邦監管條例規定,少數特例除外,所有用于食品染色的原料都必須通過食品添加劑審批,包括合成物質乃至水果提取物等。)

除了來自FDA的權威安全認證之外,備受尊敬的學術期刊《國際毒理學雜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oxicology)也刊登了關于大豆豆血紅蛋白安全性的同行審議研究。另一知名學術期刊《分子營養與食品研究》(Molecular Nutrition and Food Research)也刊登了關于大豆豆血紅蛋白潛在致敏性及毒性風險的同行評議研究。

在研究向植物肉中添加哪種血紅素蛋白時,我們希望選取的成分必須完全安全且可持續,並能從感官特性上盡量貼近牛肉,而牛肉的典型味道、香氣及烹調特性,乃至牛肉富含的生物利用度極高的鐵質,均來自血紅素蛋白肌紅蛋白。人類膳食中常攝入的血紅素蛋白就有數千種,沒有任何一種曾呈現毒性。我們對大豆豆血紅蛋白進行了分析,以了解其是否與任何一種已知的過敏原存在具有生物學意義的相似性,結論是否定的。為進一步確保其安全性,我們進行了大量試驗(包括消化性、熱敏性、酸敏性等諸多試驗)。

嚴格的試驗結果顯示,即使對我們使用的血紅素蛋白的攝入量遠大于人通過食用我們産品可能攝入的最大量,也未見任何不良反應。我們的研究證明,假使用我們的産品替代美國膳食中全部的動物源碎牛肉,並將攝入量放大到國民預計每日攝入量90百分位的100倍水平,即每日攝入大豆豆血紅蛋白750毫克/千克,也未觀察到任何不良反應。

血紅素蛋白是科學史上被研究最多的分子之一。事實上,在多個第三方發布的研究中,研究人員讓齧齒類動物攝入相對于自身體重遠超正常量的血紅素蛋白,即相當于人體每日攝入30至300磅漢堡包。即使在這樣巨大的劑量下,仍未對動物身體組織、器官産生任何可觀察到的不良反應,亦未觀測到對總體健康的損害,未出現致癌性或與癌症及其他疾病可能相關的再現性反應。從安全性角度來講,這無疑是十分出色的表現了。

血紅素:或可拯救文明的“神奇”原料

畜牧業對全球環境的破壞性影響,遠遠超過了地球上現存的任何其他技術。畜牧業的溫室氣體排放足迹與地球上所有轎車、卡車、公交車、船舶、飛機及火箭的排放總和不相上下。畜牧業對于水資源的消耗和汙染也位列所有行業之最。

縱觀人類在陸地上的碳足迹,供食用的動物養殖業占據了絕大部分。全世界所有建築物、道路及鋪砌區域的面積加起來僅占到地球陸地面積的1%,而地球陸地面積的45%被用于放牧及種植牲畜飼料作物。畜牧業産生的溫室氣體排放相當于由動力裝置驅動的全部交通工具的總和。

更加令人擔憂的是,畜牧業是危及人類生存的生物多樣性崩塌的主要驅動因素。自1970年以來,地球上的哺乳類、鳥類、爬行類、兩棲類及魚類動物的種群數量已減少了70%。由于畜牧業對陸地面積的大量侵占以及過度捕撈的影響,已導致地球上野生動物的平均種群數量銳減至50年前的三分之一不到。

若不快速采取行動以消除動物在食品體系中的使用,地球將加速駛向生態災難的深淵。Impossible Foods的核心使命是以植物源食品滿足全球對肉類的需求,藉此避免一場迫在眉睫的全球環境災難。

我們的方法是借助市場的力量:為達成這一使命,我們為全球消費者創造的産品必須在美味度、營養價值和性價比等方面全面跑贏當前的動物源産品。而讓我們的Impossible Burger成為首個真正意義上的植物肉産品的,正是血紅素蛋白這一 “神奇”成分。恰恰是血紅素蛋白讓肉吃起來像肉,使其具備獨特的風味和香氣特征,令肉食愛好者們垂涎不已。因此,安全、可持續地實現血紅素蛋白規模化生産的能力,對我們星球的未來十分關鍵。

使命重于泰山

我們的使命是遏制生物多樣性崩塌、倒轉氣候變化的時鍾,因此,我們遭受到“食品安全中心”(CFS的抹黑並不足為奇。該組織是《美國國內稅收法典》第501(c)(3)條類目下成立的訴訟與監管遊說團體,一直以堅決反對轉基因技術為己任,意圖阻礙社會建立更加安全、健康和可持續的食品體系,限制農戶及消費者的選擇。(CFS經常向FDA推送海量自動生成的申訴材料,要求對基因工程收緊監管,意在“抵制農業産業化與食品生産技術”,卻刻意忽略一個重要事實,即當前的動物源食品生産體系恰恰是農業産業化的典範化身。)

歸根結底,“CFS”針對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訴訟是一場虛僞自私的虛假信息傳播活動。Impossible Foods在有産品銷售的所有國家均嚴格遵守一切食品安全法律法規,並積極配合食品監管部門的工作。有大量證據支持大豆豆血紅蛋白的安全性,而沒有絲毫證據顯示Impossible Burger有任何健康風險,特別是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血紅素蛋白會帶來任何健康風險。

恰恰相反,血紅素蛋白分子是血液中運送氧氣的載體,亦是每個細胞中消耗卡路裏産生能量的轉化系統的核心組成部分;可以說,沒有血紅素蛋白,我們就無法存活。血紅素蛋白對地球上的生命至關重要,而Impossible Foods有效利用它,是我們遏制已處于晚期的多樣性災難危機的最佳機會所在。

如有疑問,敬請參閱此報告,以進一步了解關于血紅素、大豆豆血紅蛋白及Impossible Foods産品出色的健康性和安全性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