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关于“食品安全中心 (CFS) ”虚假信息的澄清声明: Impossible Foods在安全性和透明度方面一贯表现出色

Impossible Foods首席传播官Rachel Konrad

2021年2月8日,星期一

“食品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Food Safety ,简称CFS)是一家抵制基因工程技术的民间游说组织,数年来一直散播谎言,试图抹黑Impossible Foods公司。该组织已对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提起诉讼,并在其于2021年1月28日提交给法院的一份意见中声称Impossible Foods公司的产品不安全,且缺乏科学研究依据。

上述指控纯属荒谬。实际上,Impossible Foods的产品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历史上经历过最严格检测和安全性验证的产品之一。证明其安全性的科学数据,均经过同行评审,向大众透明公开,有专家证言支持,并且得到了全球各国监管机构的进一步验证。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多次认定Impossible Burger产品的关键成分是安全的。Impossible Foods全线产品都通过了严格的安全性检测,其结果均符合甚至超过了美国联邦政府的全部要求。实际上,我们远远超出了监管部门的相关要求:

  • Impossible Foods一直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通力合作,与其共享了大量检测数据以及商业计划。FDA作为全美食品安全的守护者,是全球食品安全与保障的金标准。

  • FDA完全知悉Impossible Foods在美国及世界范围内的快速发展。

  • 无论是在既有市场,还是在计划拓展的新市场中,Impossible Foods都积极与当地国家级食品安全部门积极合作。(除了美国FDA之外,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的国家食品安全部门均在其监管审批流程中独立审核确认了大豆豆血红蛋白的安全性。)

  • Impossible Foods产品完全符合甚至超过了全部食品安全法律法规的要求。在产品销售的各个国家和地区均属完全合法、合规。

大豆豆血红蛋白:已通过全方位、无死角的检测、验证及批准

大豆豆血红蛋白(soy leghemoglobin)是一种特殊成分,也是Impossible Burger得以拥有独特肉质风味、令人垂涎欲滴的奥秘所在。大豆豆血红蛋白(opens in a new tab)是当代最广为人知、科学研究最透彻的食品成分之一,有大量的安全检测数据及其他相关资讯证明其安全性。相关数据高度透明,无论是FDA、食品安全专家还是普通公众都可以公开查阅和分析。

早在2014年(远早于Impossible Burger产品于2016年问世之前),由美国顶级食品安全专家组成的专家组,审查了大量检测数据,并得出一致结论:大豆豆血红蛋白是“公认安全的(GRAS)”。2017年12月,FDA将Impossible Foods的海量检测数据于网上公布(opens in a new tab),方便科学界及全社会充分检视及了解这一成分。

2018年7月,经过上述全面透彻、旷日持久、独立公开的审查之后,FDA官方宣布对这一关键成分的安全性已不存在任何遗留的疑问(opens in a new tab)。2019年7月,经过对海量安全性数据的再一次审核,FDA进一步批准(opens in a new tab)大豆豆血红蛋白作为色素添加剂使用。(美国联邦监管条例规定,少数特例除外,所有用于食品染色的原料都必须通过食品添加剂审批,包括合成物质乃至水果提取物等。)

除了来自FDA的权威安全认证之外,备受尊敬的学术期刊《国际毒理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oxicology)也刊登了关于大豆豆血红蛋白安全性的同行审议研究(opens in a new tab)。另一知名学术期刊《分子营养与食品研究》(Molecular Nutrition and Food Research)也刊登了关于大豆豆血红蛋白潜在致敏性及毒性风险的同行评议研究(opens in a new tab)

在研究向植物肉中添加哪种血红素蛋白时,我们希望选取的成分必须完全安全且可持续,并能从感官特性上尽量贴近牛肉,而牛肉的典型味道、香气及烹调特性,乃至牛肉富含的生物利用度极高的铁质,均来自血红素蛋白肌红蛋白。人类膳食中常摄入的血红素蛋白就有数千种,没有任何一种曾呈现毒性。我们对大豆豆血红蛋白进行了分析,以了解其是否与任何一种已知的过敏原存在具有生物学意义的相似性,结论是否定的。为进一步确保其安全性,我们进行了大量试验(包括消化性、热敏性、酸敏性等诸多试验)。

严格的试验结果显示(opens in a new tab),即使对我们使用的血红素蛋白的摄入量远大于人通过食用我们产品可能摄入的最大量,也未见任何不良反应。我们的研究证明,假使用我们的产品替代美国膳食中全部的动物源碎牛肉,并将摄入量放大到国民预计每日摄入量90百分位的100倍水平,即每日摄入大豆豆血红蛋白750毫克/千克,也未观察到任何不良反应。

血红素蛋白是科学史上被研究最多的分子之一。事实上,在多个第三方发布的研究中,研究人员让啮齿类动物摄入相对于自身体重远超正常量的血红素蛋白,即相当于人体每日摄入30至300磅汉堡包。即使在这样巨大的剂量下,仍未对动物身体组织、器官产生任何可观察到的不良反应,亦未观测到对总体健康的损害,未出现致癌性或与癌症及其他疾病可能相关的再现性反应。从安全性角度来讲,这无疑是十分出色的表现了。

血红素:或可拯救文明的“神奇”原料

畜牧业对全球环境的破坏性影响,远远超过了地球上现存的任何其他技术。畜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足迹与地球上所有轿车、卡车、公交车、船舶、飞机及火箭(opens in a new tab)的排放总和不相上下。畜牧业对于水资源的消耗和污染也位列所有行业之最(opens in a new tab)

纵观人类在陆地上的碳足迹,供食用的动物养殖业占据了绝大部分。全世界所有建筑物、道路及铺砌区域的面积加起来仅占到地球陆地面积的1%(opens in a new tab),而地球陆地面积的45%(opens in a new tab)被用于放牧及种植牲畜饲料作物。畜牧业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相当于由动力装置驱动的全部交通工具的总和(opens in a new tab)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畜牧业是危及人类生存的生物多样性崩塌(opens in a new tab)的主要驱动因素。自1970年以来,地球上的哺乳类、鸟类、爬行类、两栖类及鱼类动物的种群数量已减少了70%。由于畜牧业对陆地面积的大量侵占以及过度捕捞的影响,已导致地球上野生动物的平均种群数量锐减至50年前的三分之一不到。

若不快速采取行动以消除动物在食品体系中的使用,地球将加速驶向生态灾难的深渊。Impossible Foods的核心使命(opens in a new tab)是以植物源食品满足全球对肉类的需求,藉此避免一场迫在眉睫的全球环境灾难。

我们的方法是借助市场的力量:为达成这一使命,我们为全球消费者创造的产品必须在美味度、营养价值和性价比等方面全面跑赢当前的动物源产品。而让我们的Impossible Burger成为首个真正意义上的植物肉产品的,正是血红素蛋白这一 “神奇”成分。恰恰是血红素蛋白让肉吃起来像肉,使其具备独特的风味和香气特征,令肉食爱好者们垂涎不已。因此,安全、可持续地实现血红素蛋白规模化生产的能力,对我们星球的未来十分关键。

使命重于泰山

我们的使命是遏制生物多样性崩塌、倒转气候变化的时钟(opens in a new tab),因此,我们遭受到“食品安全中心”(CFS的抹黑并不足为奇。该组织是《美国国内税收法典》第501(c)(3)条类目下成立的诉讼与监管游说团体,一直以坚决反对转基因技术为己任,意图阻碍社会建立更加安全、健康和可持续的食品体系,限制农户及消费者的选择。(CFS经常向FDA推送海量(opens in a new tab)自动生成的申诉材料,要求对基因工程收紧监管,意在“抵制农业产业化与食品生产技术”,却刻意忽略一个重要事实,即当前的动物源食品生产体系恰恰是农业产业化的典范化身。)

归根结底,“CFS”针对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诉讼是一场虚伪自私的虚假信息传播活动。Impossible Foods在有产品销售的所有国家均严格遵守一切食品安全法律法规,并积极配合食品监管部门的工作。有大量证据支持大豆豆血红蛋白的安全性,而没有丝毫证据显示Impossible Burger有任何健康风险,特别是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血红素蛋白会带来任何健康风险。

恰恰相反,血红素蛋白分子是血液中运送氧气的载体,亦是每个细胞中消耗卡路里产生能量的转化系统的核心组成部分;可以说,没有血红素蛋白,我们就无法存活。血红素蛋白对地球上的生命至关重要,而Impossible Foods有效利用它,是我们遏制已处于晚期的多样性灾难危机的最佳机会所在。

如有疑问,敬请参阅此报告,以进一步了解关于血红素、大豆豆血红蛋白及Impossible Foods产品出色的健康性和安全性记录(opens in a new tab)